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稻香家园

立足教育实践,注重经验提升,加强理论探讨,凸现专业引领

 
 
 

日志

 
 

颜良重《田一儁:会元出身的国子祭酒》  

2013-09-04 16:21:40|  分类: 田氏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颜良重《田一儁:会元出身的国子祭酒》

田一儁是大田人真正耳熟能详的人物。一者生在明代,是大田建县五年后出生,青少年时代多在乡里游历,在白岩、赤岩、高峰等地都留下诗句,且与县人交朋结友,入得众人之口。二者他幼年就聪明过人,十五岁补邑弟子贡,二十二岁举于乡,二十八岁参加戊辰科会考,中会元,名满天下,充满传奇色彩,寄托了众人实现荣华富贵的理想;再者,官大。中会元后,被选入翰林院庶吉士,历任编修、国子监祭酒、礼部右侍郎兼侍读学士、左侍郎教习庶吉士,主管教育管理机关和最高学府。死后诏赠礼部尚书。家乡人以此为荣,对他的成长和作为倍加关注,所传所记甚多。所以言及“人才辈出”的事,就首推田一儁。

其实,大田人对田一儁的了解还是多在官职和诗文。譬如,“梅林三田”、“三峰才子”,童叟皆知。有关他的传说之多,流传之广无人能比。但都略显浅泛,比如说田一儁有才,但能咏其诗其文的无几,田一儁著述有真正读过的有几人。今年梅林正顺祠再版了田一儁的《钟台遗集》,印500册,未加标点断句,想必读者聊聊,用于纪念而已。

历史上的田一儁闪亮的是他的性格、匡世济民的理想和为家乡办实事的作为。田一儁为人刚正,敢于直言,这从他的奏章《用财疏》、《举劝回天变以正人心疏》、《遵礼制亟举建储大典疏》等中可见一斑。《用财疏》针对各级官吏*奢侈的问题,提出九点整顿吏治的建议,提出“量民置官,量官受事”的主张,疾呼铲除贪官污吏,体现了他为政于民的抱负,在当日朝政争斗十分激烈、满门污浊的情势中,显得难能可贵,此举也得罪 “既握朝纲,一意尊主权”的宰相张居正,受到排挤。《明史演义》第七十三回“夺亲情相臣嫉谏 规主阙母教流芳”曾记张居正父亲死了,却不奔丧,怕退职以后,被人陷害。此事在朝中闹得沸沸扬扬。编修吴中行,检讨赵用贤,刑部员外郎艾穆,主事沈思孝等,应诏陈言,均说(张)居正忘亲贪位,炀蔽圣聪,因干天变等等,得罪了张居正。张通知手下冯保,叫他入诉神宗,概加廷杖。果然隔了数日,吴中行、赵用贤、艾穆、沈思孝四人,同受廷杖。侍讲于慎行、田一儁、张伭、赵志皋,修撰习孔教、沈懋学等,具疏营救,俱被冯保搁住。进士邹元标,复上疏力谏,亦坐杖戍。南京御史朱鸿模,遥为谏阻,并斥为民。且诏谪吴、赵、艾、沈四人,吴中行、赵用贤即日出都,同僚相率观望,无一人敢去送行。此段记事足证田一儁与张居正的对立,推断他为官的坎坷。

田一儁著有《大田县修学记》、《大田新建遵经阁记》等文章,足见他对家乡办学和兴文的关注。为大田人民解急救苦的是,他写了《大田盐法议》的奏章上奏朝廷,获准在大田设立盐行,解决了大田百姓缺盐之苦。这件事非同小可,对大田百姓来说,是有划时代深远历史意义的一件大实事。《县志》有收录《大田盐法议》这篇奏章,可惜想读他的人太少,以至后人却不知道有这么回事。我想,这篇奏章可以在县史展览馆中以显著位置展出,启领百姓回味“无盐寡力”之苦,追思前人的无量功德。

田一儁对大田文化的贡献,除了他的诗文外,还有戏剧。明隆庆二年(1568年),田一儁赴京参加戊辰科会试,中会元,衣锦还乡,还带回一个大腔戏班子,在家乡演出。此后,大腔戏逐渐在大田扎根流行。据说《县志》记载,到清嘉庆、道光年间,大腔戏班子有三十几个,蔚为大观。虽然后来小腔戏代替了大腔戏,但这段“姻缘牵”还是要记在田会元身上。

若再深究,田一儁对大田文化的贡献,还有书法。我不知道田一儁本人有没有书法留于家乡,但他却带来了董其昌。董其昌在大田太华镇魁城村留下过书法真迹:“迢遥长征路,彷徨路曙天。最怜清素影,扑落马蹄前。”董以他造诣最高的行草书书写这件墨宝。从文字理意上看,确是与扶柩护丧有关。县政协文史资料第十一辑曾刊印过这个条幅。

董其昌的到来,起码起到“蓬荜生辉”的作用。董其昌是明末以书画名重海内。董其昌与大田结缘,是因田会元。万历十七年(1589年),董其昌34岁,这年秋天,经多次科考落第的他,终于考中乡试。次年会试,董其昌得中第二甲第一名进士,并被选为庶吉士,入翰林院学习。此间(1591年),教习庶吉士的礼部左侍郎田一儁病故,董其昌自告奋勇地扶柩护丧到福建。万历二十年(1592年)春,董其昌还京,获授翰林院编修(六品)。董在回程中沿途游玩山水,到了田一儁的舅亲乡里魁城,故而留下真迹。

田一儁归葬大田城东杨树林,建会元墓,并谕立牌坊。现墓址已没,甚是可惜。传说田一儁被主考官进谗言只得会元和皇帝剥桔田教习误死宫中等,与史实不符,是百姓在田一儁死后再编修的用来营造传奇色彩和解释某些因果关系的东西。对田一儁,现在人们更多的是茶余饭后议论他的官衔级别,从世俗的角度流传一些传说故事,包括田家的后人,对其家乡情结、为官品质和贡献等等,并不了解。不知何时,能重现明代给大田人创造出来的历史和人文景观。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